若未

想寫的東西很多很多,大腦負荷不能,就變成了魚腦,記憶力超短暫(笑)
文筆不是很好,只是想把喜歡的東西寫下來
主維勇,也吃尤勇,尤奧,奧尤
勇利是小天使♡

【維勇】高嶺之花06

*OOC有
*結果硬是不開車(逃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入戲的勇利沒有絲毫慌亂。


「我想是的,維克托。」


有人說,演戲的是瘋子,看戲的是傻子,他們兩個都是。
維克托撫摸勇利的背脊,手指順著睡衣滑下,引發勇利的輕顫。

不行,不可以,勝生勇利,停下來,勇利的理智嘶吼,他的心卻違反意志的向著維克托,飛蛾撲火,是本能的誘惑。

終於在一個纏綿的吻過後,勇利恢復理智,捂著臉逃避,連脖子也泛起一層羞赧的粉紅。


「維克托...我,不行。」


維克托看著勇利,傾身在他耳邊呢喃,灼熱的吐息灼燒著勇利脆弱的神經,勇利全身微微顫抖,不敢睜開雙眼。


「為什麼不行呢?勇利。」
「因為...這種事..不是要跟喜歡的人才可以...」


所以才說勇利很天真啊,天真的讓人疼惜,維克托褪下危險的氣息,溫柔的擁抱勇利。


「勇利不喜歡我嗎?」


就算知道答案,還是想聽他親口說出來。


「...喜歡...很喜歡....」


雖然害怕也要告訴維克托——勇利對這種行為是在挑戰維克托的理智渾然不覺。

像是鼓起勇氣般主動抱緊維克托,艱難地吐露心跡,在他見到維克托的剎那,他就知道自己長年對維克托的崇拜不只是崇拜。


「...我也喜歡勇利喔。」


肯定哭了吧,在剛才說喜歡他的時候。
少年純情的告白壓下維克托心底的黑暗,當初想破壞他的心情產生微妙的變化,成為徹底的佔有。

他記得勇利,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認出勇利了——在哈姆雷特結束時獻花的孩子,巨大的花束捧在小手上,還抽抽噎噎的吸鼻子,百合上面都是他的眼淚。


『你為什麼哭?』
『死...死掉了,不想,唔,不想要哈姆雷特死掉...』


對維克托來說,哈姆雷特不是悲劇,王子最後殺了國王報仇雪恨,已經是最好的結局。

想要復仇,必須犧牲某些重要的東西。

上天把他們驅逐出去,以免失去上天的美麗,而萬丈深淵的地獄也不願收留他們,因為那些罪惡的天使會覺得自己比他們還多少有些光榮——復仇是罪惡,代價是犧牲,可是維克托不知道如何跟一個孩子解釋。

現在他終於遇到了救贖,手上卻早已沾滿鮮血。


你一直希望有個人來救贖自己啊。
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。

維克托感受懷中人兒的體溫,勇利離開他的懷抱,混著眼淚的臉笑了。


「勇利,發誓你不會背叛我。」
「嗯,我永遠不會背叛維克托。」


很天真,所以不懂背叛。
勇利,只有你,我只要你的承諾。


把地上的劇本撿起,兩人意猶未盡的對戲,直到天明。



「勇利!維克托!你們怎麼在這裡?會感冒的!」


米拉把勇利搖醒,真是的,沒房間就帶他來睡頂樓嗎?!混蛋維克托!
要不是因為雅科夫早上發現維克托失蹤,劇團大概不會有人發現。
因為維克托總是莫名其妙消失,再若無其事的回來。


「唔...維克托..?」
「是米——拉,米——拉。」


米拉無奈的叫醒兩隻屍體,拖下去吃早餐。


勇利叉子戳著炒蛋,心不在焉。
維克托沒吃飯在喝威士忌。

昨天一定發生什麼事了。by全體團員


「今天要公演。」


奧塔別克收拾餐具時沒收維克托的酒,不管維克托裝可憐看著他把全部的早餐吃完。

奧塔別克的話讓勇利瞬間還魂。


「什麼!?今天是公演?!」

「尤里還沒回來,茱麗葉就拜託你了,勇利。」


奧塔友好的跟勇利點頭致意。


「喔,好的。」


勇利禮貌的回禮,米拉撐著頭看維克托,用唇語說道:「那孩子都不會緊張嗎?第一次上台吧?」

維克托搖頭,昨天熬夜今天早上還這麼精神,勇利的體力真好呢。


他迫不及待看勇利在台上的模樣了。





—At lovers' perjuries,they say,Jove laugh.(Ⅱ,ii,92)
對於情人們的偽誓,據說,神明也只好一笑置之。

评论(2)

热度(42)